上古神灵女娲 || 汪受宽
语音播报

上古神灵女娲

汪受宽


女娲研究,是中国上古传说史一个历久常新的课题;女娲文化,是我省一张突出的文化名片。谨以一己之见阐扬之,呈同仁批评。

1578906996701099647.jpg

1578915235692029716.jpg

1578915527828805891.jpg

 一、女娲是神而非单个的人

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有5000年的文明史,但以夏朝建立的公元前2070年开始算,实际只有4000余年。从公元前2070年上推到公元前30世纪,有900多年,我们称其为神人婚替的历史时期,具体来说,就是三皇五帝的时期。我在一本书中曾认为:每个民族都有一段神人嬗替的历史,这是由文字的成熟落后于人类文明进程所决定的。在从野蛮向文明过渡时,人类主要靠口耳相传来向后代转述自己的历史,尤其是英雄的业绩。口耳相传和文字不同,经过长期反复的转述,原来的事实会逐渐失真,甚至有所夸大,使其早期的人物成为半人半神无所不能的英雄,有人将这个时代称之为英雄时代。但必须明白的是,传说的英雄故事,都是有一定真实历史内核的,传说时代,是我们民族文明初起的时代。否认这一点,就好像否认不会说话的婴儿是人一样荒谬。

1578908469782006377.jpg

1578907121949078562.png

春秋战国直到汉、晋的学者,将我们民族英雄时代的传说记载了下来,使我们得以从中窥见那段历史的大体情况。汉武帝时的司马迁,在其《史记》的《五帝本纪》,系统叙述了黄帝、颛项、帝喾、尧、舜的历史。唐代张守节注释《史记》时,又据前人的诸多记述,补作了《三皇本纪》,将五帝以前的历史上推到伏羲、女娲和神农。中华民族文明初期数百年的历史得到系统叙述。

1578907180480029160.jpg

1578907235759090149.jpg

按照传统说法,三皇五帝为8位上古天下共主。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总共930年时间,怎么可能只有8位天下共主在位!为了弥补年代学上的这一缺漏,古人将三皇五帝的年龄及其在位时间部说得很长。宋人罗泌《路史》中称,伏羲“在治百六十有四载落,年百九十有四”(《后纪一·太昊》),女娲“治百有三十载而落”(《后纪二·女皇氏》),神农“在治百四十有五祀,年百六十有八”(《后纪三·炎帝》)。据说在神农之前继女娲为天下共主的还有共工,日珞史·后纪》称共工“凡四十有五载落”。以上三皇在位484年。 《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皇甫谧《帝王世纪》说,黄帝“在位百年而崩,年百一十一岁。”颛顼“在位七十八年,年九十八”。带喾“在位七十年,年百五岁。”尧“年百一十八,在位九十八年。”《史记·五帝本纪》正文说,“舜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以上五帝在位时间385年。如此,则三皇五帝总计在位时间869年,这样,离900多年已相差无几。

1578908414137057752.jpg

1578908836850034039.jpg

从古人所言三皇五帝的年龄可以看出,他们的寿命都极高。其中明确记载享年最久的伏羲,194岁,最短的是颛顼,98岁。古人言,人生七十古来稀,在现代医疗条件下,人们也很少能活到98岁,活到198岁更是古今中外没有记录的,也就是说,是不可能的。这就告诉我们,三皇五帝多数都不可能是单个的或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人,或者是神,或者是使用同一名号的多个人。以黄帝11岁继位,颛顼、尧20岁继位看,他们更有可能是某个家族(或氏族)的法定继承人,否则不可能小小年纪就成为天下的共主。

1578906925904017262.jpg

1578907262246063989.jpg

古人没有说到女娲的年寿,但说她是伏羲的妹妹,又是其配偶,从道理上来说,如果是同一母亲所生,兄妹的年龄差距最多不会超过50岁。如果伏羲、女娲真是兄妹,伏羲去世时女娲最小也是144岁,然后又为天下共主130年,那么女娲的寿年应该在270岁以上。一个肉身的人既不可能活到270岁,也不可能在天下共主位子上130年。因此,传说中曾经为天下共主的这位女娲,不是一个单个人的,而是古人造出来的一个神,或者是氏族社会一个以女娲为族名的先后多位部落首领的共用名。如果历史上真是有过这么一位伏羲的妻子女娲,以上述历史年代计,此女娲应该是公元前2775年至公元前2646年间某时段曾经在位的一位号为女娲的部落的首领,一位大部落联盟长。

1578906847328006595.jpg

1578907290328032789.jpg

我们说,女娲不是一个单个的人,或者说女娲不止一个,主要是从古人构造女娲而加于其身的事迹说的。

1578906637594081777.jpg

1578907814928066491.jpg

古籍中最早提到女娲的是战国后期楚国诗人屈原的《天问》,其中说:“女娲有体,孰制匠之?”据王逸序称:屈原“见楚有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图画天地山川神灵,琦玮,及古贤圣怪物行事。周流罢倦,休息其下,仰见图画,因书其壁,何而问之,以泄愤懑,舒泻愁思。”古籍中女娲造人传说比较详明者,在东汉应劭《风俗通义》中,云:“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木暇供,乃引絙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贫贱凡庸者,絙人也。”由屈原赋说明,在战国时,南方的楚国已经流传了女娲抟土造人的故事,并且有女娲抟土造人的图画。屈原因此发问,女娲创造了人类,那么女娲自己又是谁制造的?我们姑且承认是女娲创造了人类,是中国版创造人类的始祖神。依照现代考古人类学研究,人类的产生是600万年以前的事,那么,这位造人的中国始祖神,也应该是那个时候的“人”。

1578906575470074252.jpg

1578906496327069541.jpg

《礼记·明堂位》说,“女娲之笙簧。”先秦著作《世本》称“女娲作簧。”从音乐史的角度说,最早产生的乐器是打击乐器,如磐、鼓之类,以骨管或陶土制成的吹奏乐器,如笛和埙。笙是一种管乐器,簧系乐器中有弹性的薄片,笙竽等乐器皆有簧吹之则鼓动出声。《诗·小雅·鹿鸣》中有句:“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可见,在乐器中加簧片的办法,至迟西周已有,但更早是什么时候,则难以说清。但肯定在磐鼓笛埙之后,或许在氏族社会晚期。西汉司马相如《大人赋》有句:“使灵娲琴而舞冯夷。”服虔注:“灵娲,女娲也。伏羲作琴,使女娲鼓之。冯夷,河伯字也,《淮南子》日‘冯夷得道以潜大川’。”女娲不仅发明了笙簧,而且善于演奏音乐,当伏羲制造出琴的时候,就让女娲去进行演奏。以上述情况看来,发明笙簧的女娲应该是与伏羲同时的一位头领或乐师。

1578906417585011092.jpg

1578905429126071371.jpg

1578907318162067810.jpg

女娲补天,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在古文献中最早见于西汉刘安《淮南子·览冥训》,言:“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焰不灭,水浩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固,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天本来就是空无一物,无所谓补的问题。古人所说女娲补天,实言其开辟了天地,制定了自然界的秩序,是开天辟地的最早的神祗。但《淮南子·原道训》言:昔共工之力,触不周之山,使地东南倾。与高辛争为帝,遂潜于渊,宗族残灭,继嗣绝祀。”又将补天事与共工怒触不周山联系起来。天何其大?补天岂是人能为者,既然女娲能够炼石补天,立天柱,止洪水,绝不会是个肉身的人,只能是神。东汉王充《论衡·谈天篇》引儒书言:“共工与颛顼争为天子,不胜,怒而触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维绝。女娲销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天不足西北,故日月移焉;地不足东南,故百川注焉。”《淮南子·原道训》说共工与高辛氏(帝喾)争为帝,而《论衡》又说与颛顼争为帝,则共工怒触不周山事在颛顼与帝喾前后,具体可定位为约公元前2356至前2277年前后。则此补天之女娲又是活跃于颛顼与帝喾之际的一位神灵,她在极大自然灾害以后消除了灾患,安定了社会。

1578904497003021292.jpg

1578904536261019329.jpg

置婚姻合夫妇,是传说中女娲的又一功绩。此说最早见于应劭《风俗通义》,文云:“女娲,伏牺之妹,祷神祸,置婚姻,合夫妇也。”从人类的婚姻发展史来说,原始社会,经过乱婚、群婚、对偶婚等阶段,到父系氏族时期才形成了一夫一妻制。群婚又称族内婚、血缘婚,在同一族群内部同一辈份的人互为夫妻,包括同胞兄妹之间也可以结成婚姻关系(虽然不是专一的),它排除了同一族群内不同辈份者的婚姻关系,是一种历史的进步。传说的女娲与伏羲为兄妹婚,就是一种群婚,大体是由原始群进化到母系氏族时期的一种婚姻形态。与中国考古年代学对应,大体是距今一万年以前的事。而所谓女娲置婚姻、合夫妇,应该指的是实行一夫一妻制,实行一夫一妻制是父系氏族时期的事,时间在公元前30世纪前。所以,如果说女娲与伏羲兑妹为婚,她应该是1万年前的人,如果她真是合夫妻的一位氏族社会的首领,她应该是公元前30世纪初的人。

1578906957399029594.jpg

1578904587972055136.jpg

总结以上所说,在古人的描述中,女娲是前后相差数百万年的一位无所不能的神灵,或者有由野蛮向文明转化初期某位女部落联盟长的影子,但决非一个单个的人。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与“女”部称:“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这一解释是非常到位的,既肯定了她是一位神圣,又标明了她是一位女性,还说出了她的最主要功绩是化万物,即缔造世界和人类的始祖神。简单地说,女娲是传说中跨越上古百万年的女神。

1578907368277084240.jpg

二、女娲初构的猜想

在《汉书》注中,师古日:“娲,音瓜,又工蛙反。”闻一多先生据娲字的“瓜”的读音,认为“娲”即“瓠瓜”,亦即今之葫芦。学者们进而联系到葫芦的传说,追述伏羲氏族的葫芦崇拜与葫芦图腾,推动了女娲文化研究的探入。本文则试图以娲的字形结构,推测女娲形象及名号的初构实与女性或生殖崇拜有关。

1578904287837021008.jpg

1578902813277040313.jpg

1578907921195072243.jpg

1578908655244054703.jpeg

《说文解字》云:“娲,从女呙声。”娲字由“女”及“呙”,两部分组成,许慎说,“女”为意符,“呙”为声符。但是我们若将篆体的“呙”与彩陶中原始的蛙纹比较,就可以发现,呙其实是意符,或即早期人们以其叫声为该动物命名,《说文》“呙,从口冎声。”徐铉音注“冎”为“古瓦切”(gua)。因蛤蟆叫声为“冎一冎”,故画其形亦读为“呙”。《经籍籑诂》卷9释“蛙”字,称:“蛙,与䵷同。”《说文解字》:“䵷,嘏蟆也。从黾(电)圭声。”故而我们可以说,娲字的造形来自于彩陶器中的蛙纹。

1578902765960051602.jpg

1578904202376057739.jpg

1578904323956059578.jpg

蛙纹到半山时期又演变为神人纹。有学者将其演变过程绘成一枚半山型的一个扩胸状神人纹罐,将其画纹写成文字,就是圭,加上其性别的偏旁,就是娃。所以有学者称,娲即娃。在史书中,将娲与娃两字通用的做法屡见不鲜。如《路史·后纪二·女皇氏㚿娲》注:《九域》、《寰宇》:济之任城东南三十九里,又有女娲陵。”《成冢记》云:“女娃墓有五……”就是女娲与女娃相互替用的。

1578902919611004904.jpg

1578904163670042804.png

1578904339773073394.jpg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彩陶的娃纹实际是裸体女性的变形图。那么为什么要以蛤蟆做为女性身体的象征呢?我以为氏族时代的先人们大约至少有两方面的考虑。其一,蛤蟆的外形很像裸体的肥胖女性,最近有一位西方人研究原始时代人们的审美观,认为当时女性以胖为美,因为胖女人身体中储存的养料多,有利于对后代的孕育和抚养。第二,蛤蟆产卵多,繁育能力强。而在氏族社会由于生活条件艰难,女性的生育能力是至关重要的,所以肥胖的女性更为人们所看重。

1578902716284040107.jpg

1578904141395092075.jpg

1578904397024023812.jpg

秦安大地湾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有一枚人头形器口彩陶瓶,年代距今约6000年,这是母系氏族时期女性祟拜的一个像征物。而大地湾早期陶器上的图案主要有两个母题,其中的一个母题,“是鱼的各部分的变体图案,如分别以鱼身或鱼头变出的几何图案。”我们知道,新石器时代陶器图案中的鱼纹是女阴的像征,是女性崇拜的艺术表现。难怪《淮南子·览冥篇》高诱注云:“女娲阴帝,佐虙犠治者也。”阴帝就是女帝。

1578901457481050234.jpg

1578909072213047030.jpg

1578904100735034867.jpg

由于女娲是氏族时期人们眼中最伟大的女性,当然同时也是最美丽的女性,所以,西汉扬雄《方言》卷二解释“娃”宁时说:“娃,美也。吴楚衡淮之间日娃,故吴有馆娃之官。”史书中之所以称炎帝的女儿为女娃,称大禹的妻子涂山氏女为女娲,皆出于此。

1578908583983060901.jpg

1578902575251090723.jpg

1578902620392043280.jpg

女娲文化就是这样,先是氏族社会有女性崇拜,用女性的各种图像来表现。然后就走向相对的隐晦,用鱼或蛙的图像来表现。同时再加以演变,而成为树叶形或神人形。到文字创立以后,就以娃来称呼美丽女性,以娲来代表创世之神。有时二者又混用。

 


   1578901710014036691.jpg

作者简介:汪受宽,男,1943年11月生,江苏省东台市人,中国民主同盟盟员。1968年兰州大学历史系毕业,到青海解放军农场接受"再教育"。 1970年起在青海省化隆县任中学教师、县文教科干事等。1978年考到兰州大学历史系为回炉生、研究生。1981年底毕业留校任教,为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先后任中国古代史教研室主任、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研究所所长,2008年底退休。从事中国历史文选、中国史学史、文化史及西北地方史教学和研究。享受国家特殊津贴专家,兼任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理事,甘肃省陇文化研究会会长,甘肃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曾任民盟中央委员、甘肃省民盟常委、甘肃省政协委员。

著有《读史基础手册》、《历史研究基础》、《谥法研究》、《孝经译注》、《二十五史新编·史记》、《甘肃通史•秦汉卷》、《骊靬梦断: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辨识》、《西北史鉴》、《西北史札》、《陇史新探》、《史学史论文自选集》等,主编《中国历史文选》、《西部大开发的历史反思》、《千古兴亡史鉴丛书》等。发表学术论文约200篇。


编辑:闫亮文

主编:伏晓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