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故里话女娲 || 郑本法
语音播报

女娲故里话女娲

郑本法


1579073675614058337.png

从标题看,我必须讲两个问题:其一讲秦安是女娲故里,二讲女娲自身。由于神话传说往往把女娲与伏羲联系在一起,因此这里要说女娲与伏羲的关系;又因为本人以旅游研究为业,所以还要说利用女娲文化发展秦安旅游问题。

1579073768388067746.jpeg

1579096867995069584.jpg

一、秦安是女娲故里

文献记载女娲之名始于战国。如:《楚辞·天问》:“女娲有体,孰制匠之?”《山海经·大荒西经》载:“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淮南子·说林训》云:“黄帝生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从这些文字看,无论女娲之“体”、“肠”,或是女娲之“七十化”,无不带有神秘色彩,女娲是个被人格化了的神。由于神话传说把女娲与伏羲的关系说得极其密切,因此女娲与伏羲同一故里。虽然史籍未见女娲故里,但是只要弄清伏羲故里,就等于知道了女娲故里。

1579074009608073701.jpg

1579098040048078013.jpg

对伏羲的出生地,汉代文献中有三种说法:一说生于成纪,《路史·后记—》罗萍注引《遁甲开山图》:“伏牺生成纪”:二说生于仇夷山,《太平御览》卷七十八引《遁甲开山图》:“仇夷山,四绝孤立,太吴之治,伏牺生处”;三说生于雷泽,《太平御览》卷七十八引《诗·含神雾》和《潜夫论·五德志》:“大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牺。”其中,得到学界普遍认同的是伏羲生于甘肃东部,特别是成纪。伏羲故里是成纪,女娲故里也是成纪。而成纪在那只有山河丘泽之别而无具体地名之说,人们居无定所的神话传说时代,不应特指某个较小的具体地名,而当是指包括秦安在内的天水及其周边较大的地理区域。

1579074064772032635.jpg

1579074095055003393.jpg

秦安是古代成纪境域的核心地。成纪最早在汉代建县,故城在今秦安县北陇城镇。金代始建秦安县城时,南郭城门额嵌有“羲皇故里”四字;清代道光年间《秦安县志》把陇城镇说成是“娲皇故里”。史载伏羲和女娲都是人首、蛇身(或龙身)、风姓,而陇城镇至今仍有娲皇村、龙泉村、风尾村和以风姓命名的风沟、风台、风谷、风茔等地。《帝王世纪》和《补史记·三皇本纪》是伏羲生于成纪的最早记载,作为伏羲女娲故里——晋、唐时期的成纪,就是现在的秦安县。那依山傍水,既有狩猎之便,又有捕鱼之利的大地湾原始村落遗址,与神话传说中的伏羲出生地,不仅有文化内涵的联系,而且许多特征都很相似。《水经注》载,秦安县城北山上有女娲祠。因此,把秦安认定为女娲故里是很有道理的。

1579096807190006825.jpeg

1579074127637003649.jpg

二、女娲氏与伏羲氏

他们的关系说法较多,有代表性的是:

1579097783798042501.jpeg

其一,女娲先于伏羲。补天治水(参见《淮南子·览冥训》和抟土造人(参见《太平御览》卷七十八引《风俗通》)的女娲,远远早于伏羲,折射的是母系氏族社会时期。

1579097384454090978.jpg

1579097811128081573.jpg

1579074210649028016.jpg

其二,伏羲与女娲为兄妹。 《路史·后记二》注引载:“女娲伏羲之妹。”《通志》卷一三《皇纪第—》引《春秋世谱》称:“华胥生男子为伏羲,女子为女娲。”这里的女娲“抟黄土作人”的女娲应是两人。这说明当时社会开始辈的区分,为人类社会由杂居群婚向按辈通婚过渡提供了必要的前提。

1579097040410011610.jpeg

1579074320171042090.jpg

其三,伏羲与女娲为夫妇。此说最早见于《唐书·乐志》所载享太庙乐章《钧天舞》和卢仝的《与马异结交诗》。其中唐享太庙乐章《钧天舞》载:“合位娲后,同称伏羲。”卢仝的《与马异结交诗》称:“女娲本是伏羲妇。”1942年在长沙东郊王家祖屋山发掘出的楚墓帛书神话释文为:“在天地尚未形成世界处于混浊状态之时,先有伏羲、女娲二神结为夫妇,生了四子”汉代以后的石画、绢画、帛画中诸多人首蛇身交尾像,反映了伏羲与女娲的夫妇关系。

1579074362792035294.jpg

1579096736368039921.jpg

其四说伏羲与女娲为兄妹夫妻。敦煌遗书中有题为《土地开辟以来帝王纪》的残卷4件。其中讲到伏羲女娲“兄妹二人,依龙上天,得存其命”之后,恐人种灭绝,在神的指点下,经过占婚结为夫妻。唐代李冗的《独异志》载:“昔宇宙初开之时,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妻,又自羞耻。兄既与妹上昆仑山,咒日:“天若遣我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乃结草为扇,以障其面。今时取妇执扇,象其事也。”闻一多《伏羲考》说:“兄妹配偶”是伏羲女娲传说的最基本的轮廓。范文澜在《中国通史简编》中也认为:庖牺氏与女娲氏,或说是兄妹,或说是夫妇;如果当作人类婚姻制的某一发展阶段来看,兄弟姊妹间通婚的血缘家族,在原始人中间是存在过的。

1579074387400070799.jpg

1579097094349049259.jpg

三、女娲传说与秦安旅游

说到秦安旅游,人们首先想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地湾原始村落遗址。这无疑是对的。然而,不把大地湾遗址与女娲传说故事联系在一起,是很遗憾的。因为,如果没有女娲传说故事,我们对大地湾遗址必然是陌生的;而大地湾遗址证明,女娲传说故事并不是荒诞不经的奇谈怪论。利用女娲传说故事,发展秦安旅游产业,既是弘扬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方面,又是促进秦安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件大事。现就利用女娲传说故事,发展秦安旅游产业,提如下建议:

1579074424531009299.jpg

1579097119725073843.jpg

1579074441307046415.jpg

其一,搞好硬件建设,营造女娲故里氛围,在秦安县城交通要道或繁华地带塑一女娲像,使外来游人一进入秦安,就感受到女娲故里氛围。女娲洞悬在风沟崖壁上,既难上,又难下,可进入性太差;洞里没有可参观性,更没可参与性,使人高兴而来,扫兴而归。对此应作适当修理。女娲的最大功绩是补天治水和抟土造人。作为女娲故里,秦安应选择合适地址,以雕塑、绘画等方式对其功绩予以展示。同样,对作为兄妹、作为夫妻、作为兄妹夫妻的女娲和伏羲的传说故事,都应一一展示,使女娲形象多彩多姿。娲皇村、龙泉村、凤尾村和风姓命名的风沟、风台、风谷、风茔等地应有明显标识,且应将营造女娲故里氛围纳人秦安新农村建设规划里,使其成为秦安新农村建设的特色和主题。

风沟

风台

风茔

1579097153015041117.jpg

1579096477493064759.jpg

其二,根据女娲传说故事,编排游览线路时序。如:首先讲述和展示女娲补天治水和抟土造人的故事;其次讲述和展示华胥履迹和伏羲女娲出世的故事;再次讲述和展示伏羲女娲救雷神和雷神报恩救兄妹的故事。女娲和伏羲是中华民族的生育之神,他们的结合反映出上古创世文化的孓遗。因此,伏羲女娲与葫芦的故事;燃草堆、滚磨石、穿针线、甩簸箕、龟为媒等占婚仪式;生怪胎,斧砍肉团使其碎,撤肉丁向四方,兴人烟,……都应得到充分展示,使秦安成为海内外华夏子孙、龙的传人最理想的寻根祭祖游览胜地。

1579096522457053784.jpg

1579096539042051903.jpg

1579096663152062243.jpg

1579096590719015267.jpeg

其三,以女娲文化为龙头,做好秦安旅游产业发展总体规划的编制。女娲文化是指以女娲为主题的文学艺术、建筑雕塑、民俗风情、文献记载、传说故事、科学研究等人文现象。对女娲文化旅游资源的发掘、收集和整理是旅游规划首先要关注的一大问题。女娲是中国知名度特别高的人文始祖。大地湾是秦安首屈一指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旅游规划可把秦安旅游形象概括为:“中华之根,女娲故里”。在此前提下,搞好旅游开拓和旅游产品设计,使秦安旅游产业的发展科学健康有据有序。



作者简介:郑本法,男,1948年12月出生。1974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担任甘肃省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兼任《光明日报》特约记者,甘肃省社会学会理事,甘肃省旅游协会理事,甘肃省亚欧大陆桥研究会副会长,甘肃省旅游咨询中心专家,平凉市经济社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临潭县经济社会发展顾问。


编辑:闫亮文

主编:伏晓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