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地湾遗址话“两皇故里” || 汪国富
语音播报

从大地湾遗址话“两皇故里”

汪国富


1579747119002072053.jpg

1579743206582078485.jpg

内容提要:秦安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传说中的人文始祖伏羲和抟土造人的女娲就出生在这里,对此多种史籍均有记载,而闻名全国、荣获中国“20世纪百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的大地湾遗址也在这里,面对大地湾遗址出土的近万件文物,能不引起我们对神话传说、文献记载和地下出土文物产生种种的联想吗?本文试图通过对神话传说、史料记载和大地湾遗址考古资料这三方面比较详实的材料进行梳理、佐证,以不可辩驳的事实证明:秦安就是“两皇故里”,大地湾遗址正是伏羲、女娲生活的地方。

1579743369377069480.jpg

1579747420667068370.jpg

关键词:伏羲女娲大地湾遗址

古成纪——秦安,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中华远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有“羲里娲乡”的美誉。早在八千年左右,我们聪明、勇敢的祖先在这块黄土地上用勤劳的双手拓荒,在艰难的状况下与大自然抗争,繁衍生息,创造了光辉灿烂的远古文明,保留下了极其丰富的遗迹遗物,是中华文明发展史上光辉篇章中重要的一页。1992年江泽民总书记视察天水时关于“羲皇故里”的题词与秦安境内的神话传说、文献记载及大地湾遗址考古发掘出大量的地下文物,从不同侧面印证了秦安就是“两皇故里”这一不可辩驳的史实。

1579747079147074833.jpg

1579743398134004443.jpg

相传,三皇之首的伏羲和抟土造人的女娲就出生在古成纪。关于伏羲的传说,多种史籍都有记载。但古籍中记载比较完整的是唐司马贞补《史记-三皇本纪》:“太嗥庖牺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生。母日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旁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与是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日宓牺氏。养牺牲之充庖厨,故日庖牺。有龙瑞,以龙纪官,号日龙师。”这段话不仅包含了后人对伏羲这位“人文初祖”的诞生及诸多贡献的赞颂之情,而且透露了黄河流域远古社会从野蛮进入文明的具体情景。所谓“母日华胥,履大人迹而生伏羲”,实际上是当时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氏族社会的反映。“蛇身人首”,“有龙瑞,以龙纪官,号日龙师”,实为伏羲氏族崇拜的龙蛇图腾。至今海内外华人把自己视为龙的传人,称为龙的子孙,奉伏羲为百王之先,盖出于此。因此。甘肃的天水、秦安很自然就是龙文化的故乡。“始画八卦”是伏羲氏用八种符号对自煞万物的观察和概括,后经文王、孔子等人的演绎,由八卦而六十四卦,由六十四卦而三百八十四爻,形成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周易》哲学。“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标志着伏羲时代人们已开始创制文字,准备接收文明的洗礼,告别结绳记事的历史。“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说明当时人们的生活还依赖于渔猎。“养牺牲以充庖厨”,说明当时至少已有了初步的牲畜饲养或畜牧业。如果我们剥去其神话的外衣,考察其真实的历史文化内涵,不难看出它所反映的时代和生活情景同大地湾遗址新石器时代的情景何等相似。

1579743554571077995.jpg

与秦安远古文化有关的还有女娲抟土造人的传说。女娲抟土造人的故事出自东汉应劭的《风俗通》:“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缒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贫贱凡庸者,粗人也。”这就是说,女娲用黄土造人,大地上出现了成群聪明、有智慧的男女们。但这工作毕竟太辛苦了,时间一久,女娲筋疲力尽,于是她用藤条做了一条粗壮的绳子,将它放在泥水里一搅,试着用力一甩,那一些溅落在地上的小泥点也变成了平庸、很普通的小人物。这则神话故事是我们的祖先对于人类起源的一种解释。女娲是我国古代神话故事中伟大的女神,人类的创造者,中华氏族的始祖母。近年来,秦安境内的大地湾、寺咀等地发现了制作精美的人形瓶,也许正是这些精美的人形艺术品是处于母系氏族社会的女酋长带领氏族成员精心制作的,制作出来以后又把它看作与真人一样有灵性的神物以作特殊用途,后来才演化出女娲抟土造人的故事。

1579743618818035924.jpg

1579743653324095491.jpg

秦安人民对于女娲的信仰由来已久,地久天长。如今的陇城镇素有“娲皇故里”的美称。有关女娲信仰的情况,历代不乏记述。例如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渭水》中记载:“故渎东迳成纪县故城载东,帝太嗥庖牺所生之处也,汉以属天水郡。……瓦亭水又西南,出显亲峡,石宕水注之。水出北山,山上有女娲祠。庖牺之后,有帝女娲焉。与神农为三皇矣。“瓦亭水”本发源于大陇山,而当其流人古成纪县则名“葫芦河”。

1579743892677080336.jpeg1579743699247053061.jpg

明代著名学者胡缵宗胡都堂,在其所撰《秦安志》中说:“……故古今以陇为关焉。其山当陇,城之北有女娲庙,庙建于汉以前。娲皇,成纪人也。故陇得而祀焉。今庙存而祖祀矣。”此处所记,即为今陇城镇女娲庙,也就是《水经注》中所说的“女娲祠”。陇城镇西番寺中有一清光绪14年(公元1888年)勘刻的碑文:“陇城镇,历代相传为‘娲皇故里’。娲皇姓风,生镇之南,有风台、风茔,其东南又有风谷,盖皆以姓名地焉。”清《甘肃敕封修通志》亦载:“相传女娲氏风姓,生于风台,长于风谷,葬于风茔。”清严长宦总修《秦安县志》卷二还记载“陇城又有‘娲皇故里’坊,巡检某所立。”更有甚者,1986年天水放马滩秦墓中出土有七幅木板地图,其中绘制葫芦河的2号图标有一亭形物,据张修桂文认为是女娲祠:“水经注所载女娲祠,其位置正与2号图亭形物位置一致,由此亭形物无疑应为女娲祠。”据此,则该处女娲祠远在秦代业已存在,是我们目前所知建造最早的女娲祠庙之一了。如今的陇城女娲庙,是1989年由信众们集资修建的。每年农历的正月十五日,在陇城还在盛大的女娲庙会。届时附近各乡镇以至邻县和天水市的人们,也都赶来为女娲“过会”。狭窄的街道往往挤得水泄不通,各村组织的“社火”、“高台”、“秧歌”、“马故事“等好不热闹,还有专门为“女娲爷”请来的大戏(秦腔)。女娲庙院内,烧纸的、烧香磕头的、许愿还愿的人流,擦肩接踵,络绎不绝。真可谓人山人海,盛况空前。除正月十五日外,平时每月的初一、十五日,虔信女娲的人们仍来庙里进香。陇城镇有风谷、风台、风茔古地名;有娲皇、凤尾、龙泉古村名。相传女娲生于风谷(风沟),长于风台,葬于风茔。风沟至今有一深不见底的洞穴,俗称“女娲洞”。城之北门外,有一口水势旺盛的大泉,世称“龙泉”,传说是女娲抟土造人的用水之泉。至于“娲皇故里”的牌坊,大约明代所立,1958年前后被拆掉了,在与陇城镇四周相望的众山中,有些山冠以龙、凤、蛇、八卦之类的名称,一直沿用至今。城东有龙山和八卦山,南有凤尾山和龙头山,西有九龙山和长虫梁,北有龙泉山、凤台梁和八卦顶。其八卦顶和长虫梁南北隔清水河相望,闻名于世的大地湾遗址就分布在长虫梁的缓山坡及山下的二、三阶台地上。它东接龙头山,两与雁掌坪仰韶文化遗址相邻,南连九龙山,北与八卦顶南北对峙,紧挨八卦顶之后是著名的王家阴洼遗址。面对闻名于国内、外,荣获中国“20世纪百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的大地湾遗址及其出土的近万件文物,能不引起我们对当地神话传说、文献记载和地下出土文物的种种联想吗?

1579744009270035291.jpg

1579746955252079747.jpg

1579746972206043706.jpeg

大地湾遗址是我国一处新石器时代的聚落遗址,因其文化类型多、延续时间长、历史渊源早、技艺水平高、分布面积广、面貌保存好而享誉考古界。经碳14年代测定,遗存距今8000年-4800年,上下跨越3000余年,最早的遗存比著名的西安半坡遗址还要早1000余年,被我国考古界泰斗苏秉琦先生誉为“中国原始社会的小太阳”。大地湾文化的发现,是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工作中的重要收获之一,特别是大地湾一期彩陶的发现,是我国迤今所知最早的彩陶,它将中国彩陶文化产生的时间上溯至距今8000年,这充分说明古成纪大地是世界上最早出现彩陶的区域之一。在一期彩陶钵口沿内和部分彩陶片的内壁发现十余种不同纹样的红彩符号,在二期彩陶钵口沿外宽带纹上发现十余种刻画符号,笔者认为,它应是文宇起源阶段所产生的一些简单文字,与伏羲氏八卦中记录占h的符号是有相互联系的,很有可能就是伏羲氏“画八卦”、“造书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1579746915409053090.jpg

1579746287294054762.jpg

大地湾一期出土了距今8000年的农业标本,出土了我国最早的深地穴式房屋建筑,骨器中有做工精美的鱼鳔和带有倒钩的鱼钩,墓葬中出土了国内最早的、用猪的下颚骨陪葬的习俗,况且有的灰坑出土的猪骨个体达二十八头之多,专家鉴定年龄都是1岁,证明确系是网养的。这一切充分说明大地湾一期先民是最早开发西北的拓荒者,他们当时已过着定居而稳定的生活,已改变了过去以采集、渔猎为主的经济生活,畜牧业亦同步发展。这难道不是伏羲“结网罟以教佃渔”、“养牺牲以充庖厨”的佐证吗?

1579746327653077960.jpg

1579746515432073720.jpeg

1579746374302051428.jpg

1579746402017062837.jpeg

1579746474665073282.jpg

笔者认为:伏羲、女娲不是神话中的神,而应是氏族社会中生存的人。伏羲应是父系氏族社会杰出的领袖人物,部落联盟的酋长。女娲应是母系氏族社会威望最高的部落联盟首领。我们应当把他们从神话传说中解脱出来,还其他们的庐山真面目。你若不信,请看:大地湾二期文化出土了一件国宝级文物——人头形器口彩陶瓶,乃中国最早的雕塑作品。高31.8厘米,腹径14.7厘米。器口以堆塑、镂孔、阴刻等技法,雕塑了一位雍容典雅、稳重端庄的女性形象。6000年前的艺术家将人物面庞五官、发式纹理,巧置器口部位,着力雕塑刻画,耳鼻高耸如生,眼口镂刻传神,呈现出生动和自然,身段部位形体饱满而具张力。仔细观察,头的左右和后部披发,前额垂一排整齐的短发,眼和鼻都雕成洞穴,两耳各穿一孔,腹部以上施浅红色陶衣,黑彩、画三排弧线组成的二方连续图案,仿佛裹着的霓裳羽衣,美感和神秘感紧紧地咬合,交织出节奏和韵律。尤其是齐颈的长发顺披于耳后,掩眉的短发疏垂于脑际,类似中国妇女“刘海式”的发型,正如当地老百姓俗称的“剪发头”,是当今社会女子正时尚的发式。天水的“白娃娃”由来已久,誉满省内外,这是对“白娃娃”最好的诠释和佐证,称为“东方大美人”有何不可呢?她就是母权制下的产物,是母系氏族社会部落首领的象征,这难道不是女娲的化身吗?

1579746555602054761.png

1579746575278085795.jpg

同样,雄踞于大地湾遗址——长虫梁半山腰的宫殿建筑群和附近出土的数件陶祖,正是父系氏族社会的产物,是父权制的象征。特别一提的是F901的发现,震撼史坛!它不仅是我国最早的宫殿建筑,开创了后世土木结构建筑的先河,还出土了我国最早的陶制量具,最早的防火措施,最早的防潮层建筑材料的运用,世界上最早、最原始的混凝土地面。它以宏伟的规模、复杂的结构、严谨的设计、精湛的技艺向我们展示了5000年前的先民们,在主要以石器作为工具的条件下所取得的令人惊叹的成就。这些表明仰韶晚期的生产力已达到相当水平,与此相适应的社会组织已超越了母系氏族的阶段。所以,我一直认为:F901这座宫殿就是原始社会的“人民大会堂”,是清水河沿岸仰韶晚期先民们的公共活动中心。这座官殿与其它的几座宫殿不一样,其规格最高,它的主人肯定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而父系氏族社会的杰出领袖人物伏羲应是这座宫殿的主人。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年伏羲氏召集各个部落的首领或部落联盟的酋长在这座神圣的太会堂里商讨耕作、渔猎、制陶等有关氏族发展之大计;在大会堂门外千余平方米的“天安门广场”上,各部落的居民都聚集于此,等待即将举行的某种祭祀活动、祷仪式或欢庆丰收、安排计划的动员大会……

1579746630457082258.jpg

1579746660172037000.jpg

纵观大地湾先民创造的一个个人间奇迹和灿烂文化,无一不打上伏羲、女娲的烙印。大地湾遗址的发掘,犹如打开了一扇现代人透视远古时代的窗户,让我们看到了勤劳、勇敢的华夏民族的祖辈们创造出的光辉灿烂的史前文明;大地湾遗址就象一部尘封千年的历史文献,记载着人类始祖伏羲、女娲征服自然的光辉篇章;揭示了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显示了中华始祖的非凡智慧。伏羲和女娲就是中国的“亚当”和“夏娃”。这是人类文化史上无与伦比的奇迹。作为中华文明的故乡,秦安、天水应该成为中国文化的圣地。因而,发扬传统文化,振兴地方经济,应该是龙的传人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

1579746772501094874.jpg

1579746839837089234.jpeg

总而言之,神话传说、文献记载和大地湾遗址考古资料这三者不谋而合,足以说明伏羲、女娲生于成纪,秦安、天水就是伏羲文化、女娲文化的源头,大地湾遗址是伏羲、女娲生活、居住、活动的中心地方。为此,伏羲、女娲不应永远占据在神坛,我们确实有必要把他们从神坛上请下来,还其大地湾先民的真实面目,即伏羲、女娲就是大地湾人,秦安就是“两皇故里”。所以,我倡议:参加首届女娲文化论坛的各位专家、学者应联名呼吁,尽快成立女娲文化研究会,并希望有关部门将女娲公祭由市级公祭到明年升格为省级公祭,创造条件,争取升格由国家公祭,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海内外华人来甘肃寻根访祖,促进祖国统一大业,并推动甘肃地方的经济发展。


作者简介:汪国富(曾用名:汪浩 、育苗;笔名:大地湾人),男,汉族,中共党员,大学本科,生于1955年3月,甘肃省秦安县人。现任甘肃大地湾文物保护研究所副研究馆员。社会兼职有: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天水师范学院陇右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甘肃联合大学地方文化研究所校外研究人员、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会员、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甘肃省历史学会会员、甘肃省诗书画联谊会会员。


编辑:闫亮文

主编:伏晓黎